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黎雄才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黎雄才的艺术及其启示

2011-08-25 10:05:4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黄唯理
A-A+

  黎雄才作为岭南画派卓有成就的代表人物,当代著名的中国画家和美术教育家,一直从事新国画的创作和美术教育活动,为当代中国的美术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同时,他的艺术与教育实践给当代的中国画坛及美术教育界以许多有益的启示。本文就此试作分析和探讨。

  一

  黎雄才在艺术上走的是一条艰辛与创造之道。他的艺术成就与他的师承背景及严谨、认真、刻苦、顽强的治学态度息息相关。众所周知,高剑父早年便有振兴民族文化的远大抱负和“折衷中西,融会古今”的画学主张。作为高剑父最赏识与关爱的弟子之一,黎雄才进一步具体实践了高氏的艺术理想。

  早在三十年代,黎雄才在其《潇湘夜雨图》中便初显其新国画试验的志向。这件作品在表现技法上与其说是借鉴了西洋水彩的湿润空灵的表现效果,更确切地说应是青年黎雄才在春睡画院其间,受高剑父作品中流露出来的日本式风格的某种特征的吸引,而进行的探索式试验的作品。这件作品的意义不仅是获得比利时国际博览会的奖而增进自信,也不仅是在折衷中西绘画语言中,初步找到一个契合点,更重要的是在于技巧上超越旧国画陈陈相因规范的探索,为其后“黎家山水”中的苍莽淋漓的独特色墨效果奠定了探索的起点。

  日本在本世纪之初作为东亚人初窥西洋艺术的一个窗口,为中国画人学习的场所之一。黎雄才在其22岁时得高剑父偏爱式的资助,圆了其赴日留学之梦。在日本时的黎雄才并不象许多有钱人子弟那样,借留学之名去享受和镀金,而是认真踏实地做学问,其留存下来的一本本铅笔写生稿便是佐证。此时的黎雄才不仅是勤奋,而且善于从东西洋艺术中寻找自己绘画语言创造性转化的契机。例如他在日本画类似炭画式的染与擦的效果中受到启发,结合马、夏坚实雄劲的皴法和倪瓒、程邃的空灵干擦启迪及其后的写生生活感悟,进而形成了其鲜明的浓墨挥洒及浑厚皴擦的独特艺术风格。

  在几乎跨越整个四十年代中,黎雄才从传统的书案一隅中走向生活与自然,进行“西北游历写生”的壮举。西北的雄强与博大、浑厚与朴实的风范给黎雄才予深刻的印象,并使其及后的绘画“作风一变而为气势恢廓,沉雄朴茂。”(容庚语)

  黎雄才在其整个艺术生涯中始终是全身心地深入到生活中去,在生活中寻找艺术的创作突破口。对于创新,黎雄才认为“时代总是要发展,总要创新”,“要创新就要探索”。在五十年代中国画曾被误认为是一种不能反映现实生活的落后画种,黎雄才在其《森林》、《三峡》、《武汉防汛图卷》等画中,打破中国画旧有的自娱程式,介入现实生活,反映时代的精神,为中国山水画推陈出新作出了可贵的努力。

  回顾黎雄才走过的艺术历程,我们在钦佩其对艺术的热情与执着及探求精神的同时,受到许多启示 :1、由于黎雄才对艺术与生活的热情与投入、勤奋与善于学习的治学方法,使得他在艺术上取得了成功,并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从黎雄才身上我们可以学到,作为一个当代画家应从传统、生活、思想、勤奋等各方面积极因素中,努力寻求适合自己艺术发展的成功之路。显然,这一道路是艰辛的学术之路。并不是靠吹捧、宣传、靠投机取巧走捷径而得。2、黎雄才具有大家所必备的坚定的艺术信念,当他从传统的宋元诸家、从岭南画派的前辈、从东洋日本诸师中分别接过文人画、新国画、新日本画等各种衣钵后,他能从中国当时的社会现实出发,在不失本体语言的前提下,坚定地走上新国画之路,并在这一最佳选择的道路上形成了有个人特点的风格。这种坚定的艺术信念与不失本体语言的创新方法,正是值得当代画家学习之处。3、老一辈画家普遍地具有全面的修养和具有个性特点的学习方法。黎雄才提倡博学、广采,他不但是山水画家,也是花鸟、人物画家。他一直把花鸟作为山水的基本功看待,这一触类旁通的方法,应该给当今绘画单一而取巧者予有益的启示。

  二

  黎雄才是对大自然有深入研究,谙熟于心,并且总是饱含诗情,赋予自然以生命的画家。他将自己的情感倾注于大自然,在这方面与诗人谢灵运有相似之处。他在写生中体现出来的创造精神令人佩服,给人启示。首先是他画中的“真气”。他的写生是真正面向自然、面向生活的会心之作。他有老一辈画家所普遍具有的一种精神与传统,那就是真诚地走近大自然,不是象当今某些画家那样去做一种姿态,或去找一点小情调。无论是在家乡岭南、在异土日本、在西北大地他都是在一种与自然没有阻碍、没有间隔的贴近中,唤起艺术的感觉。另外,黎雄才懂得前人的作品是“流”、自然与生活是“源”这一画中哲理。他将传统的宋画精神带到现实写生中。具体举例说,他将传统的青绿山水及工笔画中常用的石色,运用于写意的写生山水画中,打破了传统上的写意山水着色多以花青和赭石为主的陈规。在欣赏黎雄才的写生作品中我们可发现,他总是喜欢用中国画中的矿物质石色颜料如石青、石绿、朱砂来打点及渲染,而这种石质颜料是过去写意水墨画(尤其是写意写生山水画)所忌讳或少见的。黎雄才用鲜亮的、覆盖性强的石质颜料在墨黑浓重的皴擦中打点(有时是以厚厚的石色)或浑染,使其作品既蒙上一层苍古的气象,具有金石般的斑驳之美,又具有南国地域苍润秀绿之美。黎雄才的“浓墨重彩”画为中国写意写生山水画拓宽表现的空间作了有益的实践并起到典范和启迪的作用。

  其次,黎雄才在其漫长的写生经历中也不断地体现其蕴藏于心中的创造意识。在其早年的《黄花岗夕照》等作品中所体现的“折衷中西”式的探索实践;在大西北写生时作的“中体西用”(即工具材料采用中国画的笔、墨、宣纸,而技法则基本上可归宗于西洋体系中)式的速写;在经历了漫长的忠实写景实践后,中年以后的黎雄才也经历了“对景创作”及老年时以“卧游”状态下作的写意写生式创作。从以上这些经历中体现出来的亦写生亦创作的艺术特点,我们可感受到黎雄才不仅是一个忠实于自然的“写实主义”者,也是一个善于在写生中创造并赋予自然以生命的艺术家。

  法国思想家狄德罗曾说过 :“我们要研究古人,是要学会如何处理自然。”黎雄才经历了师古人、师造化与兼济中西的努力,使其走上了一条“从传统中入,从造化中出”的道路,他的作品不仅具有浓郁的自然生命气息,同时又具有元人的蓬松率意,宋人的层层深厚,清人的浓黑浑重的艺术特点。黎雄才的艺术实践还引发我们这样一个思考:当中国画在经历了漫长的文人笔墨情趣,并已日渐形成一种生命力日见衰微的程式之风之时,重新回归生活与自然是寻找中国画新生命力的方式之一。

  三

  黎雄才不仅是一个名画家,也是一个卓有成就的美术教育家。他象老一辈画家徐悲鸿、丰子恺、潘天寿、刘海粟、李可染、关山月等一样,是从教同时兼具有绘画成就的教师。

  在艺术上严于律已的品格,使黎雄才同时成为一位出色的美术教育家。他对待教育事业是真诚而执着的,他深知学艺之艰辛,因此总是对学生既关爱又严格。他曾说:“当老师的首先要严格要求自己,严师出高徒是有道理的。俗话说,有样学样,老师的一举一动学生会跟着学的。”据其学生陈金章回忆:“为了备好山水课教材,黎老师先后认真画了六百多幅非常严谨而又十分生动的基础课教材。”对于学习传统黎雄才要求学生“博学”、“广采”。在指导学生临摹小幅的古画印刷品时,陈金章又回忆道:“黎老首先自己认真把它放大,亲自临摹一幅作为示范教材,然后再给学生临摹。”这种对教学的严谨负责态度,令人敬佩。

  作为有革新主张的高剑父的弟子,黎雄才思想开放,对于教学方式与观念,主张广纳博采并认为:教学不是凭什么派。对待学生学习接受新观念、新事物他是持支持与引导的态度。对于新潮的画派,他对学生说 :不反对,但人要把握自己。他的教学富于启发性,在学习某一技法时,他告诫学者:“……然不应拘此法。”他还认为:“现在学画,老师把自己的知识告诉你,这只能是一半之功。你要把学到的这一半结合生活,验证它,运用它,把它变成自己的东西,才称学到。”他把自己对画艺不断探求及进取的体会,传授给下一辈,并语重心长地指出“不学则已,愈学愈难,知难就能提高,因有追求才觉难,觉易乃落后之兆。”

  黎雄才以自己辛勤的教学,培育了不少后辈画家,他的教学、他的画作、他的教材(如《山水画谱》)的影响力不只限于一代接受美育、学习美术的人们。今天的美术教育已向素质教育过渡,要求从教者既要有较高的教学素养,也要求其有相当高的审美修养与较丰富的创作实践经验。在今天我们所处的物质主义时代里,受一种“重经济,轻文化”、“重科技,轻人文”的潮流影响,人们对待事业、对待学术、对待服务对象的敬业精神及待人态度,甚至于个人的人格修养都有不如前人的下滑的趋势。作为老一辈教育家留给我们可贵的传统与精神,青年教育工作者的确应很好地学习与继承。在艺术上,并非意味着每一位美术教师(包括中小学教师)都应当是个大画家,但作为当代教师不应仅满足于表面浅显的美术知识与经验,而应在创作实践、审美观念、人格修养等方面始终走在学生的前面,成为学生的榜样。这也是黎雄才等老一辈教育家留给我们的宝贵启示。

  黎雄才的艺术给予我们的启示应该是更广泛的。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对包括黎雄才在内的岭南画派艺术的深入研究,我们会得到更多更有益的启迪和思考。

  2001年4月于梦山居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黎雄才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